不要被互联网变成了木头

    当年鲁迅先生本是去日本仙台学医的,想回国救治国人的疾病。后来在日本看到鬼子屠杀中国人的录像,其他中国人表情木讷地看着,仿佛已经麻木了。于是鲁迅先生意识到,与其救助国人的身体,要先救助国人的心灵。于是他弃医从文,向麻木的国人呐喊。
    时光荏苒,在我们国富民强的今天,人们大部分早已不愁吃穿,衣食无忧的人们开始搜罗新鲜事解闷。在互联网发达之后,传统媒体最后一道防线也被攻破,信息爆炸时代来临,短短几年时间,网民们似乎对什么事情都见多识广以至于见怪不怪了。
    于是,曾经可以作为头条的爆炸性新闻,现在只是论坛上网友一日的谈资,明天就会随着帖子沉下去被遗忘,因为明天的网民需要新的话题。他们不再纠缠于一个事件深入思考,而只是乐于抢占一个“沙发”、“板凳”、“已阅”,或是一些“新鲜的看法”。
    为什么要说这些?
    记得当年我好像是看了个记录片,一番深思后长篇大论了一篇日志,觉得有自己的见解,就顺便贴在了最常去的北邮人论坛上。没想到回复者抛出的第一个“新鲜的看法”就是这篇文章肯定不是楼主原创的,于是后面跟贴的就开始对于这篇文章是否是原创展开讨论,而没人去在意其内容。我想,何必去辩解什么是不是原创呢,罢了。
    今天,习惯性地去北邮人论坛扫一眼,看到“被斩首的北京女生”的帖子。进去后看到一个女生的照片,但是没有说具体事情,似乎已经是消息灵通的网友们众所周知了。于是落后的我只好去网上到处查,知道了大概事情,被斩首的女生姓杨,22岁,这个月8号刚从北京去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留学读研。凶手姓朱,25岁男性,中国宁波人,该校留学生。也就是说,一个中国男留学生,在学校的餐厅里,用菜刀公然将一个同学、同胞斩首。
    单是这个事件本身,就已经让我触目惊心,可以说是为之一震。我的第一反应是,在国外的同胞相残,是在毁坏国人的形象,增强西方人脑海中东方人与恐怖之间的联系。第二反应,是至今未查明的杀人动机,如此恐怖的行凶方式,之前竟然没有征兆,仿佛生命只是一个儿戏,心理疾病真是太可怕了。
    但是,让我不解的事,在帖子下面,“新鲜的看法”又开始涌现了。论坛的水牛们纷纷发表了意见,焦点只有一个——被害女生的相貌。有的说“挺漂亮的”、有的说“可惜了”……甚至还有说“挺骚的”,我挺不解的。
    正好赶上一个大学同学上线,就问他知不知道这事,他的第一句也是“那女的很贱”,第二句才是“那男的很变态”。说实话,我挺接受不了说死者坏话的,但我想知道缘由,他解释说他们认识没几天女的就把洗澡的照片给男的了,能不贱吗。我想我看到的是女的8号刚去美国,男的去接机认识的,然后似乎一直苦追无果,怎么可能有女的洗澡的照片呢。点着他给我的网址,我看到了凶手的主页,上面说前女友骗了他多少钱,还贴了照片让大家小心,我点进去一看是有张洗澡时的照片,但分明和遇害者是两个人。于是开始跟那个同学争论,姑且不说看长相就是两个人、凶手也说是“前女友”、而且是“回国”几天就骗走他多少钱,就说那照片发表时间是6号,当时被害者还没到美国呢还没认识凶手,完全是两码事啊。同学的解释是“大家都说那个就是”、“没仔细看”、“差不多差不多”。
    这就是我写这么多感慨的初衷了,一个活生生的人,不说是男是女、是美是丑,就说她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才刚圆了出国梦,没想到就在异乡“身首异处”了,而且是被自己的同胞,难道不值得为她唏嘘吗。就算校园凶杀已不足为奇、就算心理疾病已是社会顽疾、就算恐怖事件屡有发生……见多识广的网友们就非要对一个死者的长相发表一下独到的看法,才算是完成了今天的功课吗?当一个人说这个女孩贱的时候,其他人就都毫不亲自查证,就跟着去将这样的字眼用在一个22岁被残忍杀害的少女身上?我不说他们是在侮蔑她,因为我也不了解实情,不想为了她去辩解什么,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当年让我失望的我引以为荣的北邮人们还是有这么多麻木的人,再次让我十分失望。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应接不暇来不及去一一分辩真假,但一些原则还是应该有的吧,比如不要人云亦云,尤其是说人的坏话,更尤其是说死人的坏话。我们的一流大学里的天之骄子们如果尚且如此头脑简单心灵冷漠,真不知未来的国之栋梁还能蕴育在什么地方。

PS:这篇文章我还是想发在我曾经喜爱的北邮人论坛上,至于下面的回复我没兴趣去看,作为一个已经离开北邮两年半的“老人”,不会再想当年天真地去刷版、等着一个个回帖和他们去争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