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公开的日志

    昨天晚上大客户经理每月例行聚会,R师傅说看到了我的博客,现在似乎知道我博客的人越来越多,搞得似乎都不能随便写了。不过既然贴在网上就是给人看的,何况我发发牢骚也是为了缓解工作压力,而在工作中不会带着消极情绪,反而可以更加努力。
    我一直觉得既然写在博客上,就要给别人看,所以朋友的博客有时有隐藏日志我觉得不理解,真不想让人看索性写日记本上不得了。但是我终于也有了第一篇不愿公开的日志,贴在这里是因为这是我生活的一种延续,不公开是暂时的,当我觉得至少自己可以坦然释怀时再公开出来。
    每次遇到什么事,写出来,就像卸下一个包袱,会轻松些。
    昨天晚上喝完酒,不想睡觉,在网上挂着,一个朋友跟我说“想想地震里的人”,我觉得她说得很对。
    不过不愿公开的日志里也有可以提前公开的内容:我前天晚上在培训的地方上网,找到了北京的希望工程捐助网站,通过网上汇款帮助了第一个孩子,一个小学一年级的小男孩。不知道他会不会给我写信,这不重要,但如果他争气,我愿意一直供他读下去。
    不想漫无目的地给灾区捐款了,昨天看网上公示的捐款记录,我不想让领导和同事难办只捐了100,竟然还变成80了,都不知道那20帮谁捐了,整个名单上除了20、50、100、200、500唯一一个80,真恶心。我想等救灾结束,会有很多失学儿童,我再通过希望工程帮助几个孩子。当我帮助了第一个孩子后,心里充满了幸福感,所以我决定要把这件事做下去。我昨天跟我一个新哥们(是她激励我捐希望工程,她在单位就给灾区捐了1000,她们的日本领导才500,她说别人可能都笑她傻,但我不会)说,我要帮助更多的孩子。帮一个孩子一年只需要500,建一所希望小学要50万。我相信通过我的努力,我有朝一日一定能建一所希望小学,这是我一生要达成的目标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