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幸中的万幸

    周末两天就这样无情地废掉了,明天又是该死的周一,而且下周六注定还不能休息,陷入了漫长的加长周里。义务加班我是没意见的,本来平时贡献就不够,能多干点事不管什么时间都行。但这两天宣传效果都不是很好,去社区宣传不应该选在周六周日的上午,快中午就收摊了基本都办不了几个也就是先给人介绍一下等人家认可了我们早走了就只能回营业厅办了。其实最好的时间段是下午五六点钟,不管平时刚下班还是周末出来遛弯,都是人最多的时候,人一多就会有人围上来一下就有了气氛,人都有从众心理一下就抢着都办了。
    当然周末义务加班领导多少得意思一下,于是昨天中午就请吃饭。我加班无所谓,就怕吃饭。因为胃还没彻底恢复,昨天一咬牙愣顶住滴酒未沾,而且是在G局两次让我喝点的情况下。全桌男男女女就一男一女没喝酒,一男就是我,爱谁谁。下午保持清醒回去迅速整完了我的数据,两个月的数据我整了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给BAO哥不过他晚上才给我打电话问怎么弄估计中午喝完下午也睡过去了。今天完事我想跑,结果没跑成,心里这叫一个紧张,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今天还有可能有Z局,但是今天要是喝了昨天就成了装的,该死!后来到了西局一看兄弟们都撤了,饭没吃成,我这叫一个高兴……
    周末加班是不幸,加班还要喝酒是不幸之不幸,没喝成是万幸。
    下午去了日语角,上周就没去,最近时间一紧都不太想去了,回来后这一下午自然也就过去了。明天又是新的一周,我想连续工作也许能保持状态这样也好,但所有人都叫我“别着急”,也不知为什么。昨天听BAO哥说这个月分局的宽带商务任务已经完成了,他和LI师傅一人五个(任务是8个)。我说下周抓紧半天把一个风景区的调查弄完,BAO哥说骑车去,慢慢玩一天。似乎我在他们心里还是个爱玩的小孩子,担不起工作重任,其实我哪有玩的心就想赶紧进入工作状态,这都让写述职报告了我瞎吹行实际干什么了自己心里清楚。
    有两个前辈当同事是万幸,不用担心任务,自己远远落后是不幸,对比是明显的我不想让“大学生”等于没用这个公式被我例证出来。

PS:他俩的成功来自于社区的支持,他们来自社区自然轻车熟路,我现在还在被抵触中,前天G局打电话分宣传小组时我就听到电话那边的人说什么也不想跟我一起,这道关真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