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谈数字的魔力

和前两篇讲营销的《数字的魔力》和《再谈数字的魔力》比起来,这篇话题略沉重了点。

前些天我的母校又有学生跳楼身亡,安静的校友群瞬间沸腾唏嘘了一个小时,然后归于平静。校友们已习惯了学校这项“传统”,每一两年都有一条生命在自由落体运动后画上句号。一边抱怨学校对学生心理工作的重视度不高,一边我在想为什么北邮学生这么脆弱?

查了一下北邮现有全日制本、硕、博学生及留学生共约22000名,正式注册的非全日制学生约30000名。即便按每年都有一位在校学生自杀计算,自杀率仅为1/30000。

提到自杀率,大部分国人可能都会联想到“血汗工厂”富士康。在自杀问题得到充分重视之前,富士康的确出现过一段密集的跳楼期(我认为媒体对事件的报道起到了一定推波助澜的作用,对其他富士康员工形成了心理暗示)。但如果考虑到富士康上百万的员工数量,在庞大基数下其实际自杀率并不高。

根据维基百科的数据,中国一年每10万人中有22.23人自杀身亡(2010年的数据,和富士康的跳楼事件同一年),按100万员工计算(目前大概已超130万)按全国平均水平一年中应该有220人自杀身亡。虽然并不能因此说以高劳动强度著称的富士康不是血汗工厂,但至少自杀这件事不能成为有力证据。似乎那墙里人们,活得比墙外的平均水平还好一点。3万人每年只有1人自杀的北邮也连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还都不到。

有些时候我们只看到了片面的事件,就妄自推断了结果,或是听信了别人的错误结论。比如在百度知道里有一个问题被浏览了近3000次——“日本自杀率那么高平均寿命怎么会也很高啊?怎么计算的?把自杀的抛出去了?”……

自杀率能对平均寿命有多大影响?即便是号称自杀率高的日本,2011年每10万人自杀身亡的为23.8人,和我们的22.23人差距并不大。说到日本又想起被扣上“不安全”帽子的日本车,的确每年有很多国人死在日本车里,但因为我们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事件上,而再次忽视了其庞大的基数。客观的计算应该是——中国马路上有多少日本车、每年出事的有多少and中国马路上一共有多少车、每年出事的有多少,按比率去对比。我忘了数字,但是看到过有人进行计算,结果是日本车比欧美车的平均事故率反倒还低。

说了这么沉重的话题,最后回归一下这个系列的风格。有个著名的心理测验,大意是:甲盒子里有10个球,其中1个是红球;乙盒子里有100个球,其中9个是红球;选1个盒子抽1个球,如果抽中红球就得到奖励。这是一道简单的算术题,稍加计算就知道甲盒子的中奖率比乙盒子高1%,但实际实验中大部分人都选择了乙盒子,因为后者“红球多”。

我们的“眼球”经常被这些我们偏好、重视的东西所吸引,从而无法客观、全面地看到整体。所有销售人员都会不断强调产品的优势,比如“我们的保险不但提供保障,还有每年的分红”。事实是否如他们所说的划算,只有自己费脑子去算一算才清楚。昨天和朋友吃饭时大家还感慨国内人与人之间缺乏互相信任,什么都要自己去判断,后来想了想其实哪里都是吧,我之前写的那两篇不是也是在教人“骗人”嘛……

  1. 自杀率来说话的话,统计全国211高校自杀率,估计清华北大最高。再统计因为学校相关原因自杀的话,估计全国211高校,还是清华北大最高。北邮不过是地方小,噪声大而已。说到中国全国的自杀率,数据本身已经让人怀疑,就不谈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