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

    现在无比庆幸推掉了周一晚上的饭局,不然要等到周四晚上才能回家都不敢想象身上会是什么味儿。即便这样三天不回家、不换衬衫、不刷牙、不洗脚洗袜子……也够可以的了。
    饭局一个接一个,也不事先定好,我周二还开车上的班,两个晚上都喝了酒肯定没法开车回家了,坐车又没车了。在单位有床也有坏处,就是叫你参加晚间活动时就不会有所顾及了。
    我知道这还只是个开场,在过年前恐怕还有无数个饭局,分局内的、分局请其他部门的、其他部门请分局的、分局请客户的……赶上最近还在突击谈基站,饭局又凭添了不少,想想都觉得数不过来了。偏偏我这个位置又是这些活动都得参加的,没办法。
    这两天喝酒状态很差,第一口就觉得无比难喝,跟咽药似的,所以很煎熬。估计这也是身体正常的排斥反应,让我少喝些也就喝不多了。
    今天下班前有个会,会议通知写的时间就到很晚,很担心会后又有活动,好在没有。当时就想如果有饭局不管谁请也不喝酒了,必须得开车回趟家了。
    虽然在单位可以晚点起床,但还是觉得在家休息得更踏实。距离大年三十放假还有12个工作日,看我能不能因工作在外面吃够十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