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晚上 三种心境

    连续三个晚上,回家都很晚,晚上的饭局和不同的对象,让我有了不同的心境。
    周四晚上是CP分公司每月例行的营销员聚会,由于这次坐庄的R师傅是酒中豪杰,东家以身作则往往能引领起气氛,一举打破了他上次请客创造的喝酒总量记录。11个人除去3个司机,剩下6男2女喝了7瓶白酒3瓶啤酒,诸神想必都喝美了,诸神喝美了就意味着我喝多了,因为视线模糊上厕所时还把脚崴了一下。今年以来工作压力很大,这个营销员聚会相比于交流工作经验更多的还是一起发发牢骚,同僚在工作之余看看有很多和自己一样的人找到一种安慰。好在近来分公司一些重要任务完成的进度不错,领导高兴了我们就好过了,所以周四晚上的气氛总得来说还是祥和欢快的,虽然又喝多了,但这次没有一点不情愿。
    周五晚上领导叫我去参加HG大学的活动,因为我们是赞助商我还可以上主席台,但是我很少有的拒绝了,工作诚然重要,但生活中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大学同班同学那些考研的毕业了,号召在北京的同学一起吃顿饭,从某种意义上讲像是另一顿散伙饭。去之前心里有点打鼓,想起了06年夏天在骨头庄的那顿本科毕业散伙饭,全班30人喝得横七竖八痛哭流涕,然后青春散场。我周四晚上的白酒还烧得胃里很热,担心这次又要吐得鬼哭神嗥。现在看来,虽然时间过去不到三年,大家还是“成熟”多了,我希望用“成熟”代替“苍老”,因为我们毕竟还是年轻人,我希望少的只是“冲动”而不是“激情”。这次班级聚会,30个人只陆陆续续到了12个,啤酒也就喝了30多瓶,散伙时大家还都很清醒。这样也好,气氛同样是祥和欢快的。虽然酒桌上了少了当年的酣畅淋漓,但不必宿醉之后的身体反应和精神惆怅。大家样子变化也不是很大,不过很多同学都说我瘦了,姑且不论原因是什么,这个结果我倒是挺欣慰。
    周六晚上是拖了很久的与肖梁的铁三角聚会,也是“例会”,一年三次。与前两次相比,这次最大的不同就是没喝酒,只是三个人一起就着大麦茶吃烤肉,然后聊聊近况罢了。前两个晚上的觥稠交错之间气氛都是很热烈的,至少全过程充斥着欢声笑语,酒精的作用就在于此。周六晚上气氛依然可以用祥和欢快形容,但更多的是周末晚上卸下包袱后的放松。整个一顿饭也不存在高潮,平静地开始平静地结束。
    三个晚上虽然都挺开心,却有不同的感觉。单从聚会的人来说,同事-大学同学-中学同学,熟悉程度是递增的,但相对应的号称可以体现关系的饮料却是白酒-啤酒-大麦茶。也许是为了达到一定的气氛,关系不够的要用更多的酒精去加温;也许反过来因为关系程度的不同,可以让彼此过得更自在,毕竟我是不好喝酒的。
    令我不解的是,周六晚上当饮料确定为只是茶水时,我竟然有一丝遗憾。是我出去吃饭不喝酒不习惯了吗?我想不是,跟家人吃饭我滴酒不沾,陪领导出去也是当司机的时候多。是我已经开始变得喜欢喝酒了吗?我想有这个可能。但并不是我的身体开始需要酒精,因为不管什么酒到我嘴里感觉还是不如可乐,而喝多了的痛苦我最清楚。那肯定就是我的精神需要酒精了,在一群人坐在一起吃饭时,只要有酒,大家就能相处得很愉快,否则想想都不知道一顿饭的时间能聊什么,恐怕也只有老朋友才敢吃饭喝茶吧。而我最怕的是已经开始对酒精的麻痹作用上瘾!绝大部分经常喝酒的人都会把喝酒的坏处挂在嘴边上,经常是一早碰上第一句就是昨天晚上又喝多了如何如何,那么为什么还要喝呢,我想他们的身体可能也是不喜欢酒精的,毕竟“酒精依赖”的是少数,但是他们的精神已经“酒精依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