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油条等于什么

    为了趁上班前解决尽可能多的问题,今早坐头班车杀奔空军总医院,医治我右手手掌长达五年多的皮肤病。看过无数次医生了,抹过的药不比擦手油少,就是一直没好,开始诊断为手癣,后来改判为湿疹,但就是好不了,有时夜里痒痒得难受左手会不停地挠右手,一觉醒来满手是血,呵呵说得有点恐怖了。
    出来得早没吃早饭,解决了挂号的问题在医院门口的一个早餐摊吃的油条豆腐脑,店很小我坐在里面靠窗户还有一排桌子。我视线正对着的是右前方一桌,应该是一个母亲带着一对双胞胎儿子,两个孩子很淘气根本没有吃饭的样,母亲边吃边管教儿子。这时窗口外走过来一个老者,是个七十岁左右的老爷爷,貌似西北老农,不过用来包头的白毛巾已经脏成黑色了,炎炎夏日穿的衣服还是冬天的棉袄,拄着一根粗壮的木棍,脸像是一个月没洗过了。老者隔着窗户没说话,只是盯着狭小的餐馆里忙碌的人们疯狂咀嚼的食物,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这时那位带孩子的母亲让旁边一直闹腾腾的儿子把盘上的一根油条拿给老人,这个爱闹的儿子此时却很羞怯,执意不肯。于是母亲示意另一个儿子拿去,这个儿子比较稳重,犹豫了一下执行了母亲的命令,看来这个孩子应该是哥哥。老者从小孩手里接过油条鞠躬合手示意,向母亲表示感谢,然后走到一边艰难地一口口撕咬这根油条。因为那根油条已经两截了,我本以为是他们吃剩下的,但是母亲马上又要了一根油条,看来她确实是为老者买了一根。
    当时我的感觉就是,这个母亲太聪明了,她用世界上最低廉的成本——一根油条,换给了两个儿子最宝贵的东西——怜悯之心。
    我一向厌恶乞丐,他们是社会的蛀虫,好吃好穿每天就打扮一下出来要钱,这种人我一分也不会给他们,但是我指的是要钱的乞丐。如果是要食物,而且是吃剩下的,那就说明他确实需要帮助,如果可能我肯定不会忍心看一个老者饿肚子的。我替两个小男孩高兴,有一个好母亲他们一定能学会做一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