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冬天66分钟 两座城池42公里——第二马郑开

比赛过去几天,才着手写博客。我想等身体反应褪去、心情恢复平静,再回味一下经历了什么、剩下了什么。

【一】个冬天

去年春天开始练习跑步,金秋10月,我完成了人生首马——北京马拉松。8个月的准备让我实现了42.195的梦想,这值得激动与自豪。但5小时17分的成绩、倒数20%的排名一直如鲠在喉。在准备北马的过程中,经常听跑友提及“郑开”,于是把下一站锁定了来年春天的中原大地。

当时早早报名郑开,一来希望用比赛激励自己冬天坚持训练,二来也确实着急把成绩弄好看点。毕竟作为一个嘚瑟的人,无论和跑友还是朋友聊起跑步,每每问到“全马PB(个人最好成绩)”这个尴尬的话题总是羞于启齿。

要提高,就得练。开始并不顺利,北马后着急恢复训练,使膝伤加剧,每次跑完疼得不会下楼。于是只能用一个月时间养伤恢复,这段日子在《30天后又是一条好汉——养伤记》这篇日志有所记录。长跑是考验自制力的游戏,有时要忍着跑下去、有时则要忍着不跑练练其他的。好在努力得到了回报,在2014年元旦前,我“康复”了。

一身便宜的迪卡侬长衣长裤,套上手套、护膝和马甲,就这么跑了一冬天。因为平时只有晚上9点以后有时间跑步,所以每次推开门一刹那还真得下个决心。衣服不太保暖,赶上大风,别说大腿,屁股都冻红了,鼻涕迎风流一脸。事实证明,虽然冬天跑量不算大、速度也快不起来,但因为天冷心率偏高,所以训练效果还是不错。春暖花开,脱掉外壳,就像摘了沙袋般轻松。大年初五去奥森参加了多威的10公里训练赛,刷了万米PB。之后的几次LSD,因为跑得很爽,又连续三次刷新了半马PB。每次把手表记录的新PB晒到朋友圈,就有朋友说这次目标400了,我一直笑称差远了,估计明年差不多,直到最后30公里跑了236,我忽然有了“莫非我真的可以”的念想。

【两】座城池

周六5点爬起来,本想悄悄溜出去,父亲还是起来要开车送我去城铁站,真心感谢所有支持我跑步的家人和朋友。在西站会和了此次同行的北京跑友DZF,高铁一路向南,穿过河北时被窗外的雾霾震惊,企盼比赛日别太晒、但空气也别太差……

等火车时和上火车后,和DZF聊跑步,都有其他同样去参加郑开的跑友搭话。有趣的是还有跑友问起“北京袁超”,我说我就是。北马后我做了跑友网,又翻译了一些日语的跑步文章,没想到受到肯定,就坚持了下来,也通过益跑网被一些跑友知晓。以此为契机结识了不少跑友,作为菜鸟以另一种方式融入了这个圈子,自己也积累了一些理论知识。

中午到郑州和DZF吃了烩面后分头去领物,开了房在周围散步,走累了回屋补觉。晚上去必胜客赴《领跑者》杂志的“意面之夜”,领了创刊号和贴纸,决定比赛时跟他们的“破四军团”一起行动。赛前几顿都是以面食为主,主要是为了补充碳水化合物、减少肠胃问题的风险。看了军团的配速计划,心理有些忐忑。虽然训练时跑出过30公里236的PB,但每圈补给都停表休息,一直跑不知道配速能维持多久。当晚收拾东西时还有个插曲,坐高铁不敢带剪子,但肌效贴布要剪开,酒店前台居然不借。讽刺的是门口好几个小商品市场,但此刻都关门了,还在营业的都是成人用品店。我只得逢店就问,最后在一条胡同里的土特产店居然买到了。跑了几趟感觉腿有点胀,有点后悔下午走多了,速速睡去……

5点起床,一边吃喝一边贴胶、穿装备,准备停当退房去找车站。还担心天黑找不到地铁,一出门就看到这个点儿街上走着的都背着组委会发的绿包,跟着大队走就是了。进地铁站遇到了北京跑友“猿人”一起等头班车,路上突感肚子里翻江倒海,在地铁站办了大事才去找大巴,心里倒踏实了许多,不过也预示了肠胃不在状态。

存了包在起点转悠、站着等了一个小时,有点冷,人很多,直升机来回飞过大家嗷嗷地很兴奋,我却只想尽快起跑,免得热起来。突然队伍开始向前蠕动,没想到提前了10分钟发枪起跑,比赛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开始了。幸好我提前15分钟开表搜星,不然都没法准确及时。起点没计时毯,路上没计时牌,除了无法提供净时间成绩外,自己没带手表的选手也很难掌握时间。

因为站了一个多小时,起跑后照例找树坑放了下水,一边跟着400兔子一边找领跑者的破四跑团。两三公里后找到了组织,小分队跑在赛道外侧,这样可以避免来回穿插消耗体力打乱节奏。但是一路逆风前排的人会比较辛苦,我鸡贼地躲在身材魁梧的跑友身后跟跑。

半程过后,跑团从十几个人缩小到五六个人,我知道一旦落下就不可能再追上,祈祷着身体别出状况。25公里,怕什么来什么,虽然北马后矫正了跑姿,肌肉没什么问题了,但不争气的胃突然抽搐起来,一阵阵痉挛般地疼痛让我步履维艰。回想起来可能因为配速比较高,我担心掉队就加密了补给,提前吃了不少能量胶、盐丸、乳酸代谢丸,特别是乳酸代谢丸之前只吃过一粒,这次连吃三粒胃受不了了。一度拉开几十米后,我咬牙追了上去,跟到27公里,不行了。我捂着胃跑,看着队友渐行渐远。有队友回头冲我挥手示意跟上,我心有余而力不足。

停止补给几公里后,胃疼过去了,但此刻身体极限再次来到,又“撞墙”了!天气逐渐炎热起来,我觉得有点头晕,类似中暑的感觉,只想找个阴凉地儿坐会儿。喝水!因为不想停下脚步,脑子里只有这一个欲望。2.5公里一个的水站已经无法满足我,先找了个志愿者女生,征得同意后喝了一大口她的饮料。再后来已经懒得问,警察放在路边拧开的水,拿起来就边喝边走,顾不得卫不卫生。运动时补水要小口慢喝,灌下大量饮料后,心脏压力一下大了很多,感觉心脏突突地很慌。

从30多公里中暑,到心慌的感觉过去,我足足走了7公里。无数次抬起手表,心算着剩下的时间距离,还有没有希望。前面挣出了足够的时间,只要坚持慢跑,肯定能破四,但我选择了安全。此时已经跑进了开封市,路边观众逐渐多了起来,热情地叫着笑着。余光看到志愿者向我挥着臂加油、耳朵听到观众打趣的笑话。我不去接触任何人的目光,平静地走着,不时看看手表。

最后2公里,我又跑了起来,但我知道已经晚了。看到终点那一刻,好像突然又涌上一股劲儿,我狂奔冲刺起来。后来看到照片,胳膊已经甩在身后,就靠大腿奔了几步。那一刻,多少有点遗憾和不甘吧,那一刻,只为告诉自己“这次也尽力了”。

用尽最后的力气,浑身都在努劲儿

用尽最后的力气,浑身都在努劲儿

撞线过后,筋疲力竭,DZF其实就在我身前

撞线过后,筋疲力竭,DZF其实就在我身前

手表计时409,官方发枪成绩4小时11分14秒。虽然破四失败,但相比于这个赛前才刚刚赌下的目标,能比首马大幅提高66分钟,已经远远超出了我当初的预料。可以说,一个冬天,我已经把今年的目标提前实现了。第一次从一座城市跑到另一座城市,坐了9个小时大巴回到家已是深夜,兴奋感却让我久久难以入睡……

【得失】

我每天记跑步日志,这张图对比了从2013北马前90天和2014郑开前90天的跑量,刚刚统计后发现,跑量竟然只多了区区5公里。但8-10公里的距离跑得多了些、3-5公里少了些,而且配速提高了一分多,所以量并不决定一切,质也很重要。但因为准备期晚了,长距离确实练得太少,所以即使身体不出状况撞墙也是难免了。想不撞墙,量就是基础了。此外虽然跑马的经验是前面要跑慢一点,但如果在自己可控制的范围内,也别太慢,尤其是后半程掉速严重的初跑者,前面节省一些时间让比赛不太漫长最终对成绩是有利的。

北马前和郑开前的跑量对比

北马前和郑开前的跑量对比

郑开比赛的配速记录

郑开比赛的配速记录

当然,还有,补给不是吃越多越好,提前一定要做好充分地试验,而且最好是多次。

【感谢】

感谢这次同行的跑友DZF、起点帮拍照的跑友猿人(上次赛前和猿人聊过,结果看了终点成绩只差1分钟。这次赛前和DZF聊,结果终点一看照片他竟然就在我前面一米。这太神奇了,下次我找个高手聊聊估计就破四了)、回程大巴组织者北马训练营的行者、虽然冬天没一起跑步但给了很多鼓励和支持的几个跑步小伙伴、最初带我跑步的青岚、带我练习过的光明乐跑田教练和体能教练祝贺……很多很多,有人可能都不记得我,但给过我帮助的我会记得。

感谢跑吧帮我领物、感谢加油的志愿者和观众(特别是那些可爱的小朋友和志愿者老兵)、感谢终点帮我披毛巾扶我去领东西的志愿者女生、感谢终点帮我按摩肌肉放松的学医的志愿者女生……

感谢支持我跑步的父母、女友、其他亲人朋友……

最后,感谢自己。一个冬天没人陪,大冷天晚上跑步,一个人去参加比赛,一个人学习跑步知识。感谢一冬天的坚持,感谢4小时的努力。加油,跑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