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周末 续

    “没有长假的时候,天天希望假期。现在假期来了,却茫然不知道去哪里。这大概就是职业带来的困惑。”《狼商》也快读完了,看到作者的心声,颇有同感。从周一开始就盼周末,盼望着、盼望着,到周末了,却不知道干吗,想着还不如回去上班。
    其实我也不是忙到真是连计划一下周末的时间都没有,只是平时满脑子工作的事懒得去想周末,反正计划赶不上变化。于是从周一到周五过着规律的生活,等到周六早上一睁眼想今天该干吗的时候,再发短信,当然每个人都已经有自己的计划了。所以我觉得,我这种喜欢按规律生活的人,最好在周末也找点规律的事充实一下,比如报个英语班之类的。
    当然我也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周末,反正有很多事是可以自己做的。比如现在每周坚持周末上午去游一次泳,第一次20个来回(大概是25米池吧)、第二次25个、第三次30个、今天游了35个。虽然一周只有一次,但没想到效果还是挺明显的,每次时间相同,第一次20个已经不行了,下次打算就游40个来回了。让体力透支也是一种打消无聊感的方法,终于下午再出去找点事做的想法没斗过身体的疲劳,幸好同学拒绝了我去射箭的邀请,不然估计连18磅的弓都开着费劲了。
    可是每次这种安排之后最不甘心的就是看着窗外的好天气,秋高气爽,真应该去玩啊,可就是咬不牙来自己背上包去远足。于是就去理了个发,碰巧又是上次的2号,因为他的工具都别在腰上的一个皮袋上,像个酷酷的牛仔,所以我记住他了。他显然也认出我了,一边寒暄一边叮嘱我下次要直接“翻他牌”,我听着这词觉得好笑,牛仔感顿时没了。店里两个美女店员婀娜地走了过去,我瞟了一眼,牛仔推荐道要不要做按摩,现在超低折扣头颈肩全套才5块,我心说5块随便锤两下也值啊,何况正累呢便欣然同意。结果牛仔一挥手招呼过来一个黄毛小伙子,“给他按一个”,黄毛一边在我头上敲敲打打一边问我喜欢“轻点重点”,我只说了个“重点”,谁知道这兄弟手劲就两个档,一下变得狰狞起来,揉面搬蹂躏完我的头皮开始用手刀削我的颈肩,再用抑阳指为我打通任都二脉,直点地我气血倒流……付了理发和“点穴”的钱赶紧逃了出来,回家看了宫崎峻的新作,晚上去老姑家螃蟹涮肉驴打滚地乱吃一通这周六就算是照例过去了。
    可能有兄弟问,哥们24了,周末无聊怎么不约个姑娘啊?正好请教一下,发短信连续不回是什么意思,甚至打电话不接,有事时可能又主动联系过来,是不是就是不想见你啊?再或者什么时候态度都很和蔼,但是不管什么邀请都正巧有了安排,是不是也是不想跟你浪费时间啊?总之,我这点魅力我也有自知之明,和狼商的主人公相比,他业余生活唯一的事我也泡汤了,我做销售的差距和他是全方位的,不管卖产品还是卖自己。
    明天呢,能想到的就接一下LIKI借走的西服、或许去射箭、有机会再见个约了很久没见的保险经理,就打发了。朋友们如果看见这个,估计会有点同情每次一没人理我就齐刷刷地都有事,于是下周末组织个聚会,然而下周末我又没时间了。想的好好的周末去八达岭爬个山赏个红叶之类的,怎么就没人心有灵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