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 女人的裤衩,女人自己脱!

这篇文章转自“撕皮儿剥壳~孤魂墓地”想想看也真是有研究的韧劲哦,连裤衩也能够说出个子丑寅卯来,相当佩服,特转来以博各位一笑,但笑过之后可能还会有点......
裤衩这玩意穿在人身上到底起个什么作用,还真是个不好回答的问题。女人的裤衩更是如此了。除了遮羞,这似乎是女性性革命的一部自我解放史。从厚到薄,从复杂到简单,从穿到不穿,女人最终取得了胜利。

男权当道的数千年来,三从四德、贞操带、立牌坊、裹脚布等等,就是穿在女人身上的裤衩。这个穿着的裤衩,是男人恩赐予女人所谓价值观体现的枷锁,是男人得
到男权的虚伪的面具。女人即使不愿意穿,那也得穿,在那个男性为主导的社会,女人没有选择。除非自家男人允许你脱,女人是万万不可随意脱的,否则就是犯
“纲常”,背“礼教”的,“家规”“国宗”就是一副沉重的镣铐。你脱了,填个井、绫条迟,那处罚算轻了,搞不好得株连九族,血流成河。

可见,那个时代,女人的裤衩承载着太多太厚重的历史,牵系着女人个体及家人的命运。选择哪个男人,想和自己钟爱的情人偷情,女人是没有自由,裤衩不是想脱
就能脱的。因为这裤衩,许多刚烈女子命赴黄泉,上演了一幕又一幕悲剧。裤衩是男人主宰着女人命运的血泪见证。

岁月穿梭,时光飞逝,自从人类进入大工业革命开始,女人的地位悄悄发生了变化。女人开始在各领域崭露头角,女人的衣服越穿越宽松,女人的裤衩也越来越薄
了,越来越简单了,从面到线再到点了,或者干脆不穿了。历史的发展,民主的进步,社会变得开放,人类的思想尤其是女人的思想得到逐步解放,性观念也超乎寻
常地得以更新,女人不再是男人的奴隶,不再是男权的牺牲品,女人在个性的舞台尽情地释放和展示魅力。他们可以自由选择男人,可以自由选择婚姻,女人终于有
了自己脱掉裤衩的权利。女人终于向男人呐喊,女人的裤衩,咱们女人自己脱。
女人的裤衩不仅仅只是穿在身上的遮羞布了,它变成了女人握在手中的武器,击垮男人,击垮封建保守,提倡开放自由,是体现女权主义的象征。女人可以自由地为自己而脱掉裤衩了。

演艺圈的女人为了成名成星纷纷褪去裤衩,舒琪、、李丽珍、邱淑贞、汤加丽、饭岛爱、乔丹、莫丽卡-贝鲁齐等等脱了;体育圈的明星也开始褪去裤衩了,罗马尼
亚体操世界冠军科里纳、网球美少女库尔尼科娃、巴西排球名将安娜-保拉、俄罗斯体操名将霍尔金娜等等脱了;模特们脱了;夜总会的小姐们脱了;流氓燕、木子
美等网络侠客敢脱了;就连北京女孩卡佳在网上自己的博页也宣誓,如果中国国青队在4月26日的中日国青比赛中能够胜出,她愿意为当场最佳球员脱去裤衩……
这形形色色的女人,或者是为了艺术,或者是为了出名,或者是为了金钱,她们已经脱去了裤衩,或者正在脱去裤衩,或者准备脱去裤衩。

野心勃勃的女人还以裤衩为工具与男人在政治领域分庭抗挣,事例枚不胜举。意大利***女星爱罗娜·斯多拉多次脱掉自己的裤衩(一方面宣泄对性解放的支持,
另一方面为政治需要搭建舞台):向拉登呼吁如不搞恐怖主义,她可以把自己献给他;1991年海湾战争爆发后,她又在公开场合表示,她愿意与当时的伊拉克总
统萨达姆“发生性关系”,条件是后者同意释放在海湾战争前被关押在伊拉克的西方人质;2002年伊战前夕,斯多拉再度称只要萨达姆答应配合联合国武器核查
小组的工作,她愿意和萨达姆“上床”,以“换取世界范围内的和平”。不可思议的是,就是这样一个“不穿裤衩”的女人,1987年在罗马拉齐奥区以2万票的
优势击败对手,当选为意大利议会议员。

裤衩在为女人带来容光的同时,也可能将女人推向死亡的深渊,成为世人耻笑的“旗帜”,在女性性开放、性放纵的历史上书写着肮脏与耻辱。湖南著名的女巨贪蒋
艳萍曾经说:“在男人当权的社会,只有懂得充分开发利用男人价值的女人,才能算是真正高明的女人。”蒋艳萍实践了这一“名言”,挥舞着钞票,在自己裤衩不
断的穿上与褪下之间游戏权贵男人,短短10余年间从一名仓库保管员,爬升为副厅级的老总。伙同家人疯狂敛财,最终葬送了自己。

女人脱去裤衩的权利虽然掌握在自己手里,脱得技巧,脱得优雅,妩媚妖娆,是能凭添性爱的激情与乐趣的。但是还得考虑伦理道德规范、婚姻家庭组织、社会稳定
需要、国家法律法规等等因素。女人从封建保守的历史时代,走到今天开放自由的时代,经历了太多的文化和思想的变迁。男人在其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正如
裤衩由厚到薄,由复杂到简单,从穿到不穿,不仅仅是形态上的变化,内容上的变化才是根本性的、革命性的。以前女人从属于男人,裤衩的脱与不脱由男人说了
算,发展到后来女人可以选择值得她脱掉裤衩的男人了。时至今日,女人的裤衩不仅可以为男人而脱,也可以为女人而脱了(同性恋得到社会的理解和承认),或许
这是一种进步。

虽然说是进步,虽然女人的裤衩女人自己说了算,但是也不要随便乱脱。不能靠裤衩去给自己带来想要的资源,不能靠裤衩去彻底击垮男人,更别奢望靠裤衩去征服
世界。那些奇迹都是在一定历史时期的产物,只能在特定的男人或女人身上发生作用,绝不可能百战百胜,如果一味追求,无休无止,不但将带给自己伤痛和悲剧,
而且也会给社会或者国家带来灾难。为了谁而脱,为了什么而脱,该不该脱,女人真得想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