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作为北邮校长的最后一次讲话——惊闻林sir闪了

作为北邮校长的最后一次讲话
2007年12月19日
老师们、同学们下午好,
   记得我担任第六位北邮校长不久,在一次教师会上推崇五位不同年龄段的教授,认定他们是研究型大学的称职的教授代表。他们是章继高、宋俊德、雷振明、孟洛明和杨义先。当我在校长岗位上工作了将近十年即将离开的时候,我高兴的看到,北邮又有一大批教授站到科技前沿,走上了国际学术交流的舞台:张平、廖建新、纪越峰、任晓敏、王文博、杨放春、马华东、孙汉旭、许良军、郭军、王晓湘、邓中亮、宋梅、马严、吕廷杰、忻展红、肖井华、田播、温巧燕、孙启明、李钢、卢志鸿、袁超伟等等,他们都是四五十岁,年富力强,已经成为北邮建设多科性、研究型、开放式高水平大学的中坚力量。如果说,今天即将离任的校长,还有一点“壮志末酬”的缺憾的话,那就是,这样水平的中青年教授,有二三十个,对我们北邮来说,不够!我们需要一百位、二百位。可惜呵,在我这一任上没有能够实现这样的目标。作为校长的最后一次讲话,我首先衷心祝福北邮的教师在今后的工作中个个事业发达。
   在小白楼的办公室里,我曾经有两个桌面,一个是实物的,木头做的;另一个是虚拟的,网络终端。在我履职的500多个星期里,差不多每个星期都有关于学生的好消息呈现在这两个桌面,毕业生的就业统计,杰出校友的成功事迹,学科竞赛获奖喜报,大众媒体对学生质量的称颂┄┄,能够在第一时间获得这样的信息,是当校长的特权,更是一种享受。摆到我桌面上来的,还有教师节学生会、研究生会送来的鲜花,校长信箱里提问、质疑、建议、讨论等各式各样的E-mail,学生业余创作的武侠小说,爱乐合唱团艺术团的音乐会光盘……要对小白楼说“再见”,最最难以下决心割舍的便是对于北邮全体学生的留恋。最近十年,我们北邮的学生已经向中国、向世界证明了他们的优秀,作为师长,日夜守护着他们,实在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是中国国立大学实行的管理体制。在我任职期间,曾先后与三位党委书记合作,孙鸿志、王德宠和王亚杰,我感谢三位书记、特别是亚杰书记领导的校党委对于校长的尊重和对校长独立行使行政权力的支持,假如不是因为他们的高尚品格,校长必定是一事无成。
   我算了一下,在我担任校长的十年里,先后有9位副校长与我共事,他们都是敬业、乐群的优秀管理干部,我感谢他们的出色工作和精诚合作,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张英海、任晓敏两位,我们三人从1996年就在学校的领导班子里一起工作了,分手的时候,真有点恋恋不舍。好在英海就住我对门,晓敏实验室就在我隔壁。
   我已经算不清楚,一共有多少位处长、科长与我共过事,人事处的统计是说我们一共有行政、后勤工作人员1030名,很惭愧,校长工作深入不够,大部分人我都叫不出名字,作为道歉,也算是弥补过失,在这里向辛勤忙碌了一年又一年的全体职工表示深切的谢意。
十年前,我上任时说过,我对大学管理的理解,三个词:秩序、质量、效益。
现在,回头看,秩序,没有问题,校园安定,行政依法。
   质量呢?昨天,我在办公室阅读的最后一份文件是国家正式颁发的对于北邮211二期工程的评价,那是一份非常好的评价;十天以前,教育部组织的本科教学评估,专家们对于北邮本科教学质量又是高度赞赏,所有这些,充分证明了我们全校师生员工没有辜负“质量”这两个字。
   而我今天更想说的,是效益。无论校内、还是校际,那些千方百计抢占有限的社会资源、不惜损害其他单位的发展速度、一味谋求自己小单位所谓成就的领导人,其实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者。我奉劝那些乐于为大学排队的媒体,那些热衷于统计各项数据的机构,它们其实应该用统计的数字,除以国家拨款的数额、除以占用的社会资源,然后再进行排队才对。有权力决定高等教育拨款分配的政府部门,应该将国家的钱投向效益最高的大学才对。统计一下产出/投入比,我们的师生员工可以骄傲地说,北邮的高效率无愧于国家、无愧于人民。我愿意借此机会,最后一次代表北邮的全体师生员工,当着教育部领导的面,再次呼吁,希望国家给予对于北邮以更多的关心和支持,使得北邮能够早日实现“世界高水平大学”的建设目标。
   尊敬的方滨兴教授,诚挚地祝贺您担任北邮的第七位校长。衷心祝愿您工作顺利、卓有成就。祝愿北邮在亚杰书记和您的领导之下,从辉煌走向更大的辉煌。
   尊敬的李卫红副部长,记得我的第二任校长任命书是你当年来宣读的,在今天的会议以前,又与我交谈很长时间,非常感谢你对我的鼓励。能在中国高等教育发展最快的十年担任一所大学的校长,而且还是一所这么好的大学的校长,是我一生莫大的荣耀。我感谢原邮电部、教育部对我的培养和教导,感谢先后三位部长吴基传、陈至立、周济对我的信任。在离开中国国立大学校长岗位之后,我还会尽自己的微薄之力,为高等教育做事,在“高等教育”四个字前面,我没有加“中国”两个字,因为高等教育国际化的浪潮,已经席卷全球了。
谢谢大家!

PS:我不是北邮传统的电院的,对学校几位德高望重的泰斗级人物都不太了解,对林sir接触也很少。只是昨天看北邮人论坛时才惊闻此讯,没想到这么快就知道新校长了,不过还是不认识。对于林sir的去向还没打听出来,听到的唯一一个说法是去巴基斯坦当一所大学的校长……不管怎么说祝老林走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