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经济学》——挑战传统智慧

    所谓“书非借不能读也”,上次从肖总理处借来三本书已经看完了两本多了,尤以刚读完的《魔鬼经济学》收获最丰。这几年经管类的畅销书铺天盖地,让人不免怀疑其为文化快餐缺乏实际营养。《魔》也盖上了“05年全美第一经管畅销书”的标签,而且全书也正如作者所说没有一个明确的研究方向,但我却感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另类经济学家思想中跳动的灵性。
    史蒂芬·列维特研究的都是生活中的一些具体而微的问题,而且大多怪异而有趣,比如说毒品贩子真的都是大款吗、游泳池和手枪哪个对孩子更危险、名字对一个人的未来到底会有多大影响、3K党是怎么瓦解的等等。然而这种一般经济学家想都不会想到的问题却被他解读得十分精彩。
    举个例子,20世纪70、80年代美国的犯罪率急速上升,青少年犯罪问题严重。大量犯罪学家、经济学家和政治家都预言90年代美国的犯罪率会继续高速上升,全美将陷入一片混乱甚至血流成河。然而实际情况是,90年代美国的犯罪率不但没有高速上升反倒快速下降,另各路专家大跌眼镜。于是各种解释纷纷出炉:经济增长、枪支管制法案、新的巡管方案等等,人们倍感振奋,对警长赞赏有佳,认为找到了遏制犯罪的良方。然而数据的分析结果会令很多人失望,所有这些都不是犯罪率下降的真正原因。拯救了纽约城的不是警长布拉顿而是年轻母亲迈卡维女士,她20年前打赢的一场官司促成了美国堕胎的合法化。而正是因为堕胎的合法化,导致20年后本该出现在纽约大街上的大量青年罪犯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不可思议吗?去读这本书吧,让列维特去说服你。
    其实全书虽说没有核心论点或研究方向,但我却认为贯串了一个中心思想,就是对“传统智慧”的挑战。那些人们无法解释,被某些权威声称并易于被大众接受的思想就被认为是真理。人们愿意接受一些容易理解和控制的理由,比如加强警力就可以减少犯罪、贩卖毒品能挣大钱、远离手枪就可以保证孩子安全、取个好名字孩子就有好的一生等等。然而大多数人看不到现象后面的本质,更多人不会明白关联性不等于因果关系。
    但敢于挑战传统智慧的人从来都不缺少,至少从一大一小两个铁球从比萨斜塔上扔下来的时候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