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拾慧

《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拾慧

作者:罗伯特·M·波西格

佛陀或是耶稣坐在电脑和变速器的齿轮旁边修行会像坐在山顶和莲花座上一样自在。如果情形不是如此,那无异于亵渎了佛陀–也就是亵渎了你自己。

要把问题正确地写下来,起码要兼顾到六方面: (1)问题是什么。 (2)假设问题的原因。 (3)证实每个问题的假设。 (4)预测实验的结果。 (5)观察实验的结果。 (6)由实验得出结论。

研究电视的科学家如果很悲哀地说:“这个实验失败了,我们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这其实是报道人员的错误,因为一个实验并不会因为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就被称为失败了,只有它的结果无法测出假设的真假时才会被称为失败了。

这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问题。如今,由于人类知识的范围太过复杂,结果每一个人都变成专家,然而却造成了彼此之间的疏离感。如果有人想在各种学问之间自由地游荡,势必会和周围的人疏远。

东方不曾出现圣战,因为他们口说的真实永远不是真实本身。 在所有东方的宗教当中,最看重的教义就是”你之所是”与”你之所视”是不可分的。

而实体的山往往能象征人们灵性长进的路。就好像那些在我们身后的山谷里的人们,大部分人望着灵性的高峰,但是一生从来不曾攀上过,只是听听别人的经验就已经很满足,而自己不愿意花费任何心血。有一些人则是靠着有经验的向导,他们知道最安全的路,因而能够很顺利地到达他们的目的地。 但是还有另外一批人,不但没有经验,而且不太相信别人的经验,想要走出自己的路。其中很少有人能成功,但是总有一些靠着自己的意志、运气还有上天的恩典而做到了。 那些成功的人要比别人更明白,其实登山并没有惟一或是固定的路线,有多少这样的人物就有多少条路。

“过去”只存在于我们的记忆之中,”未来”则存在于我们的计划之中,而只有”现在”才是惟一的真实。你理智上所意识到的那棵树,由于这一小段的时间的关系,便属于过去,因而对你来说并不真实。任何经由思想所意识到的总是存在于过去,因而都不真实。所以真实总是存在于你所看到的那一刹那,且在你还没有意识到之前。除此之外,没有别的真实。这种在意识之前的真实,就是斐德洛所谓的良质。由于所有经由思想所认知的事物必须来自于这一段思考前的真实,所以良质是因,而果才是所有的主体以及客体。

这个时候,你面对的正是西方思想 里最大的缺憾。你需要一个解决的方法,然而传统科学不曾教导你如何自己摸索着解决。它让你清楚地知道身在何处,也能够验证你拥有的知识,但是它无法告诉你该往何处去,除非你的方向只是过去方向的延续。因此创意、原创力、发明、直觉、想像–换句话说就是”流畅”–全在它的研究范围之外。

有些人认为,如果这个部件你不了解,而且又十分复杂,就不应当自行拆卸。你应该先接受训练,或者让专家去做这项工作。我真希望有一天这样的说法会消失。因为就是所谓的专家把我的车给修坏了。我的工作也 包括编写手册让 IBM 的专家受训,他们很明白自己的本领并没有多么高强。第一次拆卸部件可能会有许多不 利,因为你要花更多的时间和金钱去应付意外的损害。但是毫无疑问,下一回你就会远远超过专家了。虽然这个过程很辛苦,但是你对它已经有了感情,这是专家不可能拥有的。

枯燥就表示你已经丧失了从新鲜角度看事情的能力。这样一来,你的摩托车可就危险了。在你觉得无聊的时候,就表示你的进取心很低落,在你开始做任何事之前,先好好地补充一下能量吧!当你觉得很厌倦的时候,放下手中的工作去看场表演,打开电视机或者和朋友联络一下,暂时离开那台机器。如果你不停下来,接下来很可能就会出大问题。所有的枯燥和问题累积到一定程度,就会突然爆发出来,于是你就真正地动弹不得了。

“无”不是表示一无所有,”无”只是说没有等级,不是”一”,不是”零”,不是”是”也不是”非”。它表示在回答一个问题的时候,超越了”是”与”非” 的等级,因而它所强调的就是不去问问题。

大海寒冷湛蓝,很奇怪,却让我有绝望的感觉。住在海边的人永远不会了解海洋对于住在内陆的人的意义–它代表了如此遥远而庞大的梦想,虽然就在眼前,但是在最深的潜意识里,你却看不见它。当他们到达海洋的时候,将意识与潜意识的梦境相比较,就会感到挫败。

当然,试炼永远没有了结,人只要活着就会发生不愉快的事和不幸的事。 但是我现在有一种以前没有过的感觉,这种感觉并不只停留在表面,而是深入内里:我们赢了。情况正在慢慢好起来。 我们几乎可以这样期待。